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村里有个姑娘 - 第165章 番外五(1/6)
    玄云山,烟波浩淼,云雾伴随着秋风,优雅地展现各色姿态,时而厚重,时而轻淡,时而流水运转,时而静谧安静。『樂『文『小『说|</p>

    万丈悬崖的山顶上,有着两个女子,一女子安坐于小案之前,一女子迎风舞剑。</p>

    身着淡蓝纱衣的女子,舞剑的身姿颇为轻盈灵动,剑光隐约流转于锋刃,伴随着飘逸的招势,剑合一。</p>

    秋风划过,深黄落叶飘零,身处于落叶之中的蓝衣女子,立即变幻剑势,让得原本刚劲的剑鸣温柔如水,缠绵低沉。舞剑女子,似乎有感于落叶的悲伤,不忍将之毁于空中,她轻巧穿过落叶,而剑光则落叶间隙散发。</p>

    剑光如女子的素手,抚过空中的落叶,似安慰,似不舍,似呵护,似无声的告别,每当落叶到达地面,女子莲步轻移,离开那处埋葬之地,只恐自己的污浊,沾染了纯净的落叶。</p>

    小案之上,焚着一柱清香,白衣女子纤手盈盈,将身旁红泥小炉上的滚水小壶拿起,小心地将清水注入案上瓷白的茶盅里。</p>

    一时间,茶香泛起,飘于空中,混入落叶,融入剑势,缭绕着蓝衣女子,为其抚平生命流逝的哀伤。</p>

    无声之语,默默浸润,为将止的生命添注了生的希望。缘起缘灭,缘原如此,缘不过是生命的修行。得了感悟的蓝衣女子,运气于剑,一扫而过,落叶再起于空中舞动,带着对生命的尊重与希望,最后葬入这片极为干净的土地中。</p>

    “阿元,尝尝这忘忧。”白衣女子将茶盅推至陆元畅面前,神情颇为淡然。</p>

    “芙娘境界越发深了,想是这青山绿水之功。”陆元畅淡笑,跪坐于小案之前,双指捏起白脆的小茶盅,慢慢品味。</p>

    “阿元的剑意才让感叹,世皆惧杀伐决断,谁又能想到曾经血色玉面飞将,如今连一片落叶都会怜惜。”顾小芙淡淡地说道,心想老神仙确实看透了陆元畅,留下这片净土,让她洗涤心灵,三年之功,到是淡化了陆元畅与身俱来的煞气。</p>

    观陆元畅如今面相,缭绕于眉间的执念只剩淡淡一抹,温润如玉,令心驰神往。</p>

    两不欲多言,静心品尝清茶,感悟世间净心。非大能者,隐于世俗,而世俗之,则心志不坚,隐于山林,到是尽得山林之气。</p>

    只是世俗之,终被俗事牵拌,头顶鹰隼盘旋,戾声划破宁静。</p>

    陆元畅抬手,鹰隼飞转直下,乖巧地落于身前,抽出鹰爪之上的纸片,陆元畅轻挥袖袍,鹰隼再次直入天空,只几息之间,变消失于远处,似是不曾来过,打扰了两的清净。</p>

    陆元畅展开纸片,眼神微聚,只心思回转,便再次变回了温和的她。</p>

    “果儿何事?”面对自己的娃,顾小芙便是没了先前无忧忘忧之态,见陆元畅不答,将纸片递了过来,顾小芙心中有些不安。</p>

    只看一眼,顾小芙却是脸色微变,狐疑地看向一派悠闲的陆元畅,不知她为何无动于衷。</p>

    “果儿十八了,大姑娘了,看来咱们得进京喝杯媳妇茶了。”陆元畅淡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阿元,莫不是气傻了。”顾小芙抬手搁于陆元畅额头,却换来陆元畅爽朗的笑声。</p>

    “咱们果儿天生冷情,总担心她这一生会无欲无求,孤独终老,谁想上天怜悯,让她得痴心之,这个做阿娘的,曾会不喜。”陆元畅笑着将顾小芙的纤手握手中,欣慰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可是果儿,寻的却是一女子。”顾小芙总觉得不对,闺女与女子结下情缘,身为阿娘不该担忧么?</p>

    “女子又如何?们不也是女子。”陆元畅不意,她意的是果儿的心意。</p>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。。。”因自己的事,顾小芙到不曾责怪果儿,只是这条路太过艰辛,她与陆元畅这条路上,不知吃了多少苦,她心疼果儿,自然不希望果儿也重走险路,身败名裂。</p>

    “走罢,咱们身为阿娘,总得这时候助闺女心想事成。陆元畅的闺女,还容不得旁教导!”散去得来不易的静心,为果儿入世,陆元畅知晓,这便是自己的本心。</p>

    众生芸芸,世俗苦难,左不过是生老病生,爱别离,怨憎恚,求不得,生七苦,陆元畅尝得其中滋味,那么再多尝一味,又何尝不可。</p>

    京师永定门前,监国长公主携群臣,敬拜微服回朝的皇帝皇
猜您喜欢

村里有个姑娘 第165章 番外五by雁栖苍梧,村里有个姑娘乡村小说网 http://www.0rxs.com
雁栖苍梧小说村里有个姑娘 第165章 番外五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乡村小说网立场无关。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